博彩交流

消失在遥远的时空中 消失在走过的岁月里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2017-09-10 17:09     来源: http://www.78610.com.cn【 关闭分    享:
     
     一寸和二寸之间
      
      在一本旧书里,看到姥爷的一张发黄旧照片,姥爷笑眯眯的、憨厚、慈祥的样子,我想起妈妈,妈妈长得很像姥爷,真的很像。我的泪水不知不觉地顺着脸上流了下来。
      
      有些东西无法忘记的。尽管过去了三十年。
      
      我妈妈病危时,那是1985年,妈妈只有55岁。那年姥爷79岁,身体很硬朗。姥爷是和姑姥来的,姑姥是我妈的亲老姑,她比妈妈大两岁。姥爷在我家待了两天,一直坐在我妈妈的身边,他哪也不去,一直在看着我妈妈,那是他的唯一女儿。姥爷要走时,他拉着我妈妈的手,攥紧又放下,放下又攥紧,姥爷哽咽着说:老李啊,你要好好的,好好的呀!(农村人对出嫁的女儿都称呼为夫家的姓氏)我送姥爷去车站,那时,从邬家屯到复疗,都是庄稼地,小路两边都是茂密的青纱帐,出了邬家屯,姥爷坐在西岭的下坡,放声大哭,兰儿啊,你怎么这么狠心啊,你为啥不等等我呀?兰儿是我妈妈的小名。我和姑姥陪着姥爷一起哭起来,不知哭了多长时间。反正去车站的路上,我们三人的眼睛都是带着哭过的痕迹。
      
      妈妈患病之后到去世,姥爷只来这一次,后来,再也也没有来过,没有来过。
      
      我的心里忘不了姥爷的绝望哭声,真的忘不了。
      
      后来,我就一直回到荣屯,因为姥爷住在那里,姥爷和我的二表哥住在一起。每一次去,我尽量把姥爷喜欢吃的食品,比如,那时的油炸糕、点心、蛋糕,酒,姥爷爱喝酒,不多喝,一顿一小盅,还有姥爷想穿的老头衫、布鞋,每一次去,我都会给姥爷扔下一点零花钱,这样的时光一直到1993年,那年姥爷去世,姥爷享年87岁。
      
      我爸爸也比我的爷爷走的早。
      
      记得我爸爸有病的时候,爷爷还去五顶山去采肾金茶,那时的爷爷87岁。爷爷带来的肾金茶只有一小把,可那是爷爷的心意,是他自己上山采来的。我爸爸1992年去世时,家里人没有告诉爷爷。我们去老家的坟茔地安葬爸爸,来到老叔家吃水豆腐。我看见爷爷拿着扫帚,站在院子里,望着西南的方向,久久地伫立着,不说话,神情呆呆地,我拉住爷爷的手,无声地哭着,爷爷摸着我的头,孩子,别哭了,走了享福啊,走了享福啊!爷爷说这话时老泪纵横。我知道爷爷难受,可他还来安慰我。
      
      我的爸爸走了,爷爷一下苍老不少。后来,回老家看爷爷也是我的人生大事,每次去,弟弟给爷爷带书,那时的爷爷戴着老花镜,经常看历史书,爷爷喜欢吃虾皮,喜欢吃甜食,我们每一次去,都是背着抱着拿着一大堆东西。那时,爷爷想吃西瓜,老家那里没有,我带着孩子回老家就抱着一个大西瓜。我们一去,爷爷开心的样子我总也忘不了,爷爷笑,连眼睛眉毛都跟着笑啊!爷爷总说,他这一辈子什么好吃的都吃过,他有福啊!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爷爷的音容笑貌,记得他枯瘦的手拉着我的手的感觉。爷爷活了92岁,1997年去世。
      
      古人曾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,说两代人之间,即父母和子女的距离,为一寸;而祖孙之间,为二寸。这一寸和二寸的距离,对从前的人来说,差距并不算大,那时人们几代同堂,共居一室,亲密无间,是非常普通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我的父母过世早,无形中我们把这一寸和二寸的距离走成了只有一寸的距离。因为父母不在,我们愿意为他们尽孝心,愿意为他们和老人保持亲密的联系,一直到他们终老。想想那些年的奔波忙碌,很是值得,因为没有留下遗憾,我们尽力做了应该做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姥爷和爷爷他们都走了,这维系着我们一寸和二寸的距离都消失了。
      
      

    博彩白菜交流论坛
    联系人:荣先生
    手机:13656446300
    座机:0533-2802008
    地址:山东华科宜农温室科技产品有限公司